六月原是一本很伤感的书 | 关于六月的十首经典诗歌_云上黄石

六月原是一本很伤感的书 | 关于六月的十首经典诗歌

六月到了。空气中弥漫着夏日的气息。

这也意味着一年已过去一半,在这不知不觉的时光流转中,我们都在慢慢成长。我们走过了许多路途,如今又来到夏日。

海浪,沙滩,西瓜,傍晚的微风……生命仿佛经历了一次次轮回。夏天依然是夏天,可终究有什么东西已永远改变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伤感的书

洛夫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六月

周梦蝶

枕着不是自己的自己听

听隐约在自己之外

而又分明在自己之内的

那六月的潮声

从不曾冷过的冷处冷起

千年的河床,瑟缩着

从臃肿的呵欠里走出来

把一朵苦笑如雪泪

撒在又瘦又黑的一株玫瑰刺上

霜降第一夜。葡萄与葡萄藤

在相逢而不相识的星光下做梦

梦见麦子在石田里开花了

梦见枯树们团团歌舞着,围着火

梦见天国象一口小麻袋

而耶稣,并非最后一个肯为他人补鞋的人

如果夏天来临

戈麦

在花蕾中独居

在香气中中毒,微渺的光

比水银宁静

当盛放的日子来临

仍然寡言,花瓣压着花瓣

压着一朵花天赋中

活跃的舞蹈

因为寂静中的闪电

我们变蓝

但总是有六月以后的雨水

最后一次

把我们变成果实

度夏

朵渔

六月就开始度夏,我变得

轻如浮云

这标榜暴乱的季节,带着它的

枝繁叶茂,它的大肠杆菌

到集市上嫁接死亡

而我活在喋喋不休的

商贩中间,以冰覆额,寻找着

微量的诗意。窗外,这么多人

这么多人民,却没有一个

具体的铁匠、锁匠、水果商

带着心花怒放的决心,带着爱

去生活,我就觉得

在写出这么多诗之后,如果诗本身

微不足道,在发出这么多问号

之后,如果问号却转身来质问你

那么,不如一句不写,不如闭口不说

不如直接去买醉,不如

马上去冬眠。

六月

北岛

风在耳边说,六月

六月是张黑名单

我提前离席

请注意告别方式

那些词的叹息

请注意那些诠释

无边的塑料花

在死亡左岸

水泥广场

从写作中延伸

到此刻

我从写作中逃跑

当黎明被锻造

旗帜盖住大海

而忠于大海的

低音喇叭说,六月

浪漫(节选)

[法]兰波

葛雷 译

十七岁的年龄是浪漫的,

一个优美的黄昏,咖啡馆里

杯盏叮当,酒绿灯红中漾着喧哗,

我漫步在碧绿的椴木林下。

椴树在芬芳的六月之夜散着芳香!

空气是如此温馨,不禁使人闭目凝神,

微风送来街市的喧闹,城市就在不远的地方,

葡萄藤的芳香里加杂着啤酒的芳香……

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之四十

[智利]聂鲁达

陈黎 张芬龄 译

寂静一片翠绿,光潮湿,

六月如蝴蝶般颤动,

而玛提尔德啊,你在南方领地,

从海和岩石走来,穿越正午。

你带著满船含铁的花朵,

遭南风折磨复遗弃的海藻,

而你那白皙依旧、因盐分腐蚀而龟裂的手,

采收到的却是沙之谷穗。

我爱你纯净的礼物,你那如完好石块的皮肤,

你指端阳光璀灿的献礼∶指甲,

你那满溢喜悦的嘴巴。

但,为了我深渊旁的屋子,

请给我令人苦恼的寂静的体系,

被遗忘在沙里的海之楼阁

草地

[波兰]米沃什

李以亮 译

河边茂盛的草地,在干草收割之前,

在六月阳光下一个纯净的日子。

我搜寻着,找到了,一眼认出了它。

自童年就熟悉的青草和花朵生长在那里。

我半睁眼睛承受着明亮。

这芬芳之气容留了我,一切知识不复存在。

蓦然间我感到我正在消失并快乐地哭泣。

活着

[日]谷川俊太郎

田原 译

六月的百合花让我活着

死去的金鱼让我活着

被雨淋湿的狗崽

和那天的晚霞让我活着

活着

我无法忘却的记忆让我活着

死神让我活着

活着

猛然回首的一张脸让我活着……

花的学校

[印]泰戈尔

郑振铎 译

当雷云在天上轰响,六月的阵雨落下的时候,

润湿的东风走过荒野,在竹林中吹着口笛。

于是一群一群的花从无人知道的地方突然跑出来,在绿草上狂欢地跳着舞。

妈妈,我真的觉得那群花朵是在地下的学校里上学。

他们关了门做功课,如果他们想在散学以前出来游戏,他们的老师是要罚他们站壁

角的。

雨一来,他们便放假了。

树枝在林中互相碰触着,绿叶在狂风里萧萧地响着,雷云拍着大手,花孩子们便在

那时候穿了紫的、黄的、白的衣裳,冲了出来。

你可知道,妈妈,他们的家是在天上,在星星所住的地方。

你没有看见他们怎样地急着要到那儿去么?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急急忙忙么?

我自然能够猜得出他们是对谁扬起双臂来:他们也有他们的妈妈,就像我有我自己

的妈妈一样。

Photo@Nevena Popovic

(责任编辑:刘会芳)